Pelosi

NPR - Pelosi is narrowly reelected Speaker

Nancy Pelosi,南希·佩洛西,全名南希·帕特里夏·达历山德罗·佩洛西(Nancy Patricia D'Aleasandro Pelosi),加州民主党员,在周日下午投票中,以微弱优势第四次当选为众议院议长(Speaker of the House,专门有一个Speaker的网站)。她将继续掌控由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的同时,人们也猜测本届国会未来将如何运作以及谁将接过佩洛西的“议长的槌子(gavel)”。

佩洛西在周日的投票中获得216涨选票,比同样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众议院少数派共和党领袖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的票数209选票多了7张而已。

3日是美国第117届国会宣誓就职的日子。2020年11月10日,美国众议院投票结果尘埃落定,民主党获得218个席位,再次获得多数党席位。不过本次选举,民主党只获得共和党1个席位,在特朗普受欢迎的农村和工人阶级地区,包括新墨西哥州和俄克拉荷马州反而失去了7个席位,也就是总共失去6个席位。Directory of Representatives | U.S. Capital Map

不过参议院还需要等待佐治亚州1月5日的参议员决选结果。2020年大选后,包括两名与民主党一致投票的独立参议员,民主党目前在参议院拥有席位48席,共和党占据50席。佐治亚州一直由共和党主导,直到2020年大选才摇摆到了拜登一方,使它以49.5%对49.3%的得票率微弱优势获胜。佐治亚州因大选中没有参议院候选人得票过半数,按照州法律须通过第二轮选举举出两个参议员席位。而这2票,将决定参议院的多数党地位,进而对美国新一届政府的运作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Directory of Representatives统计,合计有441位参议员,其中民主党226名,共和党214名。不过有一位美国共和党当选国会议员LUKE LETLOW因感染新冠肺炎而死亡(统计表信息为Vacancy|House Results

而且众议院里有5位民主党员没有把票投给佩洛西。

Five House Democrats did not vote for Pelosi. Three voted present, while Maine Rep. Jared Golden cast a ballot for Illiois Sen. Tammy Duckworth and Pennsylvania Rep. Conor Lamb voted for New York Rep. Hakeem Jeffries. (这段不太明白:其中5位民主党众议员没有投票给佩洛西。3位弃权?而另外两位共和党众议员则投了两外两位众议员。)

根据FOXNEWS,427members announced themselves as present -- 220 Democrats and 207 Republicans. Pelosi needed a majority, or 214 votes(220+207的一半), to return as speaker, meaning that she could afford to lose just six Democratic votes.

在给议员们的讲话中,佩洛西提到“本届新的国会是在特别困难的时期开启的”。在上一届国会即将结束之际通过了新的纾困法案之后,她就给议员们说“战胜疫情就是现阶段最重要的任务”。

佩洛西也提到了117届国会存在的“多元”。她说,“作为美国历史上最为多元的众议院的众议长,我感到很自豪。在妇女获得选举权的100年后的本届众议院,女性议员的数量达到了破纪录的122名。”(1920年8月26日,美国第19条宪法修正案获得通过,从而确立了妇女参选的权利)

更加分裂的众议院(A more divided House)

经过11月选举后,民主党在众议院里获得的相对多数是微弱的,这也意味着佩洛西的连任并不是毫无疑问的。

来自加州的民主党员佩洛西今年80岁,已经在国会服务33年了。去年她就暗示这次是她最后一任的众议长了。她身后还没有明确的继承人,而和她年龄相近的议员,包括同是共和党员的,来自马里兰州的Steny Hoyer和南卡罗莱纳州的Jim Clyburn,他们分别是81岁和80岁。

Pelosi has sought to knit together a caucus divided between relatively moderate suburban members and much more liberal urban ones.(这句话的理解,百度翻译似乎更靠谱一点,谷歌的翻译似乎意思的反了?)

虽然民主党在众议院里面保持了多数党低位,不过作为众议长和她的助手们毕竟在2020年选举中丢失了一些席位(得1个,丢了7个,合计丢了6席)。

民主党员在抱怨2020年丢失席位的原因(5 Lessons Democrats can learn from the 2020 elections)。

One complaint has been that the party's failure to repudiate issues said to be perceived by voters as extreme, such as "defund the police," hurt it with the moderate voters it sought amid the broader presidential election.

这里的“defund the police”,应该是之前“极端”的观点——“减少警察的经费”。

民主党党员中最自由的党员,包括纽约的Alexandra Ocasio-Cortez,都认为民主党的言论过于偏左。(NPR原文中的有关AOC的党籍是搞错了,见下图)

如何协调“两派”的紧张关系,成为佩洛西继任的一大挑战。

游戏规则已经改变 The game has changed

然而佩洛西的主要工作已经从原来的制衡共和党政府,转向支撑她的民主党“同志”当选总统拜登了。她将尽力推动通过拜登的议案,包括更多的新冠疫情纾困方案。

不过最近的华盛顿和国家政治的焦点将转向参议院,因为能否控制参议院将取决于周四佐治亚州的议员竞选结果。如果共和党保持在上议院的优势,这将对拜登和佩洛西要获取更多的目标将是打击。

虽然可能性不大,就是如果民主党赢得了佐治亚州的席位因而在参议院保持微弱多数,那么整个游戏规则将会被改变,那么佩洛西将在新任期内获得发挥更大的权力。


Last update: 2021-01-04|Pageview:183
Research Blog: EC | EC_INFO | EC_WORK |


BypRe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