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

佛教


世界三大宗教,信仰佛教人数最少(基督教最多),但是诞生最早(公元前6世纪,基督教是1世纪,伊斯兰教是7世纪)。按照派系分类,基督教有3个派系:天主教、新教、东正教;伊斯兰教分两大派别:逊尼派、什叶派;佛教也是3个主要派系:南传佛教、汉传佛教、藏传佛教。

了解佛教的问题:佛像、佛经、佛寺、佛语



佛像

各部位名称:背光、头光、肉簪、螺发、白毫、化佛、宝冠、项圈、臂钏、手印、璎珞、莲座、佛龛。(参考

我们平时看到佛菩萨本尊等的图像、塑像,多是以他们身上的持物手印来判定其尊名。

手印:降魔印、说法印、无畏印、与愿印、禅定印(释迦牟尼五印)。如此之外,还有智拳印、期克印、金刚吽迦罗印、合十印、拔济众生印、阿弥陀佛的九品印相。密教之手印极多,通常以十二合掌及四种拳为基本印。


咒语
唵嘛呢叭咪吽。净空法师讲解翻译成中国意思:身() 莲花(嘛呢) 保持(叭咪) 意(吽),中文理解:“保持你的身心像莲花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宗派

中国佛教八大宗派(门派):三论宗、法相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宗、律宗、密宗。通常说,性、相、台、贤、禅、净、律、密。

三论宗,又名法性宗;法相宗,又名瑜伽宗、慈恩宗、唯识宗;天台宗,又名法华宗;华严宗,又名贤首宗;密宗,又名真言宗。

八大宗派的特点可以用一偈浅而概之:密富禅贫方便净,唯识耐烦嘉祥空。传统华严修身律,义理组织天台宗

祖庭:密宗(陕西西安大善兴寺)、法相宗(陕西西安大慈恩寺)、天台宗(浙江台州国清寺)、华严宗(陕西西安华严寺)、禅宗(河南郑州嵩山少林寺)、净土宗(山西吕梁玄中寺)、律宗(陕西西安净业寺)、三论宗(江苏南京栖霞寺)。其中有4个(半数)祖庭寺庙都在西安。

“唯识”近于科学;“三论”近于哲学;“华严”“天台”近于文学。



三武一宗灭佛: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后周周世宗。




日本佛教史上的十大问题 杨曾文 (《日本佛教史》商务印书馆2016年版,最早浙江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2008年人民出版社再版)


日本佛教是中国佛教的移植,但不是简单的移植,而是适应日本社会的历史环境,与日本传统文化思想和宗教习俗密切结合,有所发展,演变成为日本民族的佛教,是日本传统文化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佛教形成了独特的教义、思想和历史现象。

一、抄写和流通汉文佛教经典曾是日本佛教传播和发展的重要环节
二、佛教在日本社会思想文化领域的至高地位
三、天台宗与密教的密切结合——台密
四、净土真宗的“信心为本”和“恶人正机”
五、日莲宗以《法华经》题目为核心的教义体系
六、日本曹洞宗道远的“修正一如”论
七、僧兵和“一揆”
八、佛教“准国教”地位的确立
九、日本近现代佛教的改革
十、文教事业和佛教研究的兴盛

《大正新修大藏经》卷55中载录24种日本求法僧编撰的从中国带回的佛典目录。书中附录列举了几例:奈良时代法相宗僧玄昉从唐带回佛典5000余卷;平安时代天台宗僧最澄带回230部460卷,圆珍带回441部1000卷,真言宗僧空海带回新译佛典142部247卷、梵字真言赞等42部44卷、论疏32部170卷。

在日本佛教传播初期,没有从梵文或虎纹翻译经典这个环节,而是输入、抄写汉译经典,将中国的经论和教义的理解也传入日本,也推动了汉字的使用。

中国自东汉至唐末,翻译了大量来自印度和西域的佛典:东汉的安世高、支谶[chèn](支娄迦谶),三国吴的支谦,西晋的竺法兰,后秦的鸠摩罗什,南朝宋的佛陀跋陀罗、求那跋陀罗,梁陈间的真谛,唐代的玄奘、义静、不空等人,都是著名的佛教翻译家。所谓经律论,三藏。

圣德太子,《十七条宪法》的第二条“笃敬三宝”(佛法僧),“兴隆三宝”。

日本的天台宗与中国的天台宗有明显区别。最澄在从中国传入天台宗的同时,也引入和传播真言密宗。他奏请朝廷培养天台宗学僧,要求学僧修习天台宗的“止观业”和密教的“遮那业”。所谓“遮那业”,就是学习《大日经》《金刚顶经》等密教经典。由他创立的日本天台宗强调天台圆教、密教、禅宗(牛头禅)、大乘梵网戒的“四宗相承”。


“佛系”青年

“佛系”一般理解为“无所谓”、“不上进”,“看空一切”......据说,正在的佛教提倡“积极入世”。佛教还深深塑造了中国人的国民性,例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理念;佛教还是理解生命的重要维度。不懂佛学,很难对生命中的一些重大问题做最深刻的思考。鲁迅曾说:“我平常对人生有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而释迦牟尼居然大部分早已明白启示了,真是大哲。”佛教的因明逻辑体系,补缺了中国逻辑思想的空缺。(上述内容需要求证)



不懂佛学就不懂中国文化?


不少文章提及:范文澜曾说,“在中国历史上,佛教和文化的关系如此之深,不懂佛学就不懂中国文化”。这个说法需要考证一下。

不过作为近代史研究所第一任所长、著名史学家范文澜好像有“辟佛之论”(中华读书报):


  佛经里诳话连篇,任何一部佛经决不可用认真的态度对待它,只能当作一种戏论加以唾弃。如果堕入大骗局,主观上想做个虔诚守戒律的佛教徒,客观上却是宣传戏论蠹国殃民的大害虫。(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篇》第四册,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555页)

  (佛教徒中有人)言行相违,步步行有,口口谈空,教人拨无因果,宣称“饮酒食肉不碍菩提,行盗行淫无妨般若”。(范文澜著《中国通史简篇》第四册,人民出版社1965年版,第639页)

2020年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通史简编》第二篇第七章 秦汉以来文化概况,其中第三节 佛教、第四节 儒佛道的斗争。第四节最后只有一句:“佛教是中国文化重要的构成部分”。




Last update: 2021-11-15|Pageview:299
Research Blog: EC | EC_INFO | EC_WORK |


BypResearch